科玛文章网-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今夜,请容许我再次写下这样的文字

当前的位置:科玛文章网 > 原创文章 > 原创精选 >

今夜,请容许我再次写下这样的文字

2021-02-01 22:08:07 作者:高穹 来源:科玛文章网 阅读:载入中…

  今夜,请容许我再次写下这样的文字

  高穹

今夜,请容许我再次写下这样的文字

  那天和友人随意游逛在被雾霾洗劫过的城市街道上,印象中那些过于粉饰的姚黄魏紫的商业招牌,还有沿街铺排的具有鲜明标志的商场店面,此刻像被挂上了一层稀薄的灰浆般,呈现出一种灰暗驳杂的视觉感受。

  当我随口而出:看来这些人造的文明也难幸免雾霾之劫时,身在异乡为异客,同样怀有一颗人文关怀之心的友人回应道:这座人工打造的美丽城市那点古老的物质文明确实逐年在流逝。俨然我们谈的不是同一话题。

  就像狼与狈的奸佞苟合,雾和霾似乎联袂很久了,它们习惯利用冬夜的幽暗和温暾,落拓不羁地吞噬或围剿属地的一切,不留一鳞半爪的空间。

  探出室外的脚步彳亍不前。夜里的步行计划只好搁浅在雾霾里。唯有我的那些看家护院的犬类——六六、毛毛和丑丑,不甘回到各自的窝里,与雾霾不堪地负隅顽抗。

  还在数九寒冬里徘徊的节气,在冷遇到暖时,衍生出了雾霾。似乎顺应自然,但绝非自然规律。已经偏行己路的自然现象,时刻在挑战我们想象的极限。据有关气候研究学家透露,几百年一轮回的冰河时代已经开始到来。也就是我们人类将会迎来十年之久的极度严寒的冬天。

  这应该是一种顺应人心但又不得其解的反自然现象。越来越暖化的地球村忽然浑身冰冷,除了罹患病痛,还有更贴切的诠释吗?

  地球是我们的母体,在她愁潘病沈,已病入骨髓时,我们仍习惯在她的病体里谈论诗和远方,却不愿触及苟活这两个字。谁都想生机勃勃地活着,在有生之年赚取更多的活着的意义。就像每天都会从东方升起的一轮朝阳,一切那么鲜亮美好,我们从没觉得这世界有什么变化。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们对母体的病痛没有悲悯,没有体恤,没有关爱,就像不谙世事的小孩子只管从母亲一味讨要生命的丰饶却对她无声的忍痛习焉不察,痛痒不明一样。

  试想面对一群今朝不知何夕,只把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当信条的儿女,母亲的诗和远方又在哪里?如同一个前路难卜的君王,又怎会与蹂躏宰割他的子民一路承欢呢?

  每次写下这样的文字,内心里总会有个声音在诘问自己:即便如此你又能改变什么呢?是呀,我又能改变什么呢?通过笔诛墨伐唤醒自己还是他人呢?而更多的时候像病入膏肓者从胸腔里呼吸出的气息,那点气若游丝不过是螳臂当车抑或蚍蜉撼树罢了。终在哀默难以自解中无力回天。

  毕竟雾霾的话题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罕见的,又何况雾与霾像沙与石的混合物,它们早已脱单,合二为一,像粘连在一起的孪生兄弟,浑然一体,总是混淆世人的视线。是雾还是霾有谁能甄别其真伪呢?

  走过雾霾匍匐过的巷口,拐进雾霾躺卧过的街角,穿行于雾霾恣意舞动过的人来车往的街道上,徜徉在雾霾顾盼自雄过的城市广场中,俯瞰被雾霾攻城略地过的边边角角,再放眼浩渺无垠的乡野,不由会想到雾霾的源自:它是由城市向乡野围攻,还是由乡野向城市包袭而来的?这其中一定会有它起源的方向。

  但追溯这个答案又有何意义呢?曾几何时,城乡之间经络分明的界限已被一座座拔地而起的规划项目层层叠叠地湮覆,变成浑然天成的一景。雾霾只会趁着夜幕四合,天地一色时,像卷叶虫那样从乡野或城市的某一角落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鬼魅般无声无息去寻找可吞吃的一切。

  顷刻间,城乡在消弭,宅楼被湮浸,人成了雾霾的囊中之物。

  今夜,我想没人会思考关于雾霾的衍生和源自的课题,更不会有人为雾霾在夜里秉笔直书。若幸得有如我者,也多是因夜行计划的搁浅才望霾兴叹的吧。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