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玛文章网-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雨天的妖怪》好看吗?经典观后感锦集

当前的位置:科玛文章网 > 原创文章 >

《雨天的妖怪》好看吗?经典观后感锦集

2021-01-23 03:10:35 来源:科玛文章网 阅读:载入中…

《雨天的妖怪》好看吗?经典观后感锦集

  《雨天的妖怪》是一部由蔡幸谚执导,王琄 / 谢琼煖 / 江常辉主演的一部奇幻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雨天的妖怪》观后感(一):10

  人鱼原本生活在海里,兔子和绷带男生活在清晨发出声响的森林里,就是大山下的森林

  失智的老人年轻的时候与他们相遇,人鱼生活在海里,见证过他们的爱情,绷带男就是她的爱人,兔子是曾经在森林野营便出现过的,只不过他的爱人发生了山难,而且在此之前,她还发现她的丈夫与闺蜜的合照

  应当是一个寻找记忆般的温情故事吧,用时间抚平伤痕,最后放下释怀

  《雨天的妖怪》观后感(二):在梦中重逢

  

开弹幕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总有人吐槽镜头太晃,但我总觉得是导演在用这种镜头拉近我们与主人公的距离,这就是当我们打开电影的那一刻,我们就变成了黄美珍梦中的旁观者,去看这个浑浑噩噩半生的女人一一解脱。

健忘的老妇人撑着一把红伞走进雨里是影片的开始,从这时导演就将奇幻的故事铺开在我们眼前,奇异的森林、只有妇人看得见的兔子,这或许是老年病所致的,但第二次离家却更加奇幻,消失的红伞、尾随的奇怪男人、厕所里的人鱼还有言辞奇怪的好友,这显然不是单纯的幻视。影片整体色调为蓝色,就连老妇便利店门口随手拿走的雨伞、好友家的墙壁甚至是遇难回忆里好友的唇色也都是蓝色,是忧郁、充满幻想意味的颜色,所以不知道从何时起我们就走进了这蓝色的会下雨的梦境。而那把红伞似乎代表了老妇人自己,不知道何时走丢,又在结尾找回。

影片里共有三位妖怪,身为小男孩的兔妖、人鱼和缠绷带的男人。兔妖代表了老妇人的儿子,男人则是老妇人的丈夫,而喜欢依偎在老妇人身上的人鱼似乎代表了老妇人遗忘的记忆。人鱼是最先被老妇人“送回家的”,回到了那片她熟悉的海滩,听到了熟悉的浪花声和那句不会忘记的誓言,然后才算开启了老妇人找回记忆的旅行。白兔渐渐变黑的头发以及绷带男脸上逐一减少的绷带,似乎是对老妇人在寻找记忆中慢慢找回的对儿子的爱以及丈夫的面容的具体表现,尤其是妖怪消失前一晚,老妇人爱怜的将满头黑发的少年搂进怀里睡去,就是一位慈爱的母亲的模样。

除了老妇人与妖怪以外,影片中还对妇人的好友加重刻画。在老妇人编织的梦境里,她遗忘多年的好友一开始就是潇洒、快活、不受婚姻约束的形象,言行举止中表现出来的对她的好显然也是真实的过往。但是当好友歇斯底里的喊着她又偷她的东西的时候,老妇人惶恐着想要解释的那种卑微也同样是对现实的映照,想想应该是老妇人得知老公与好友间有过感情后的胡乱猜忌而因此事自责了多年,所以待我看到老妇人去握紧好友的手、去拥抱好友甚至被从山里救出来时一声声的对不起,我想她终于是对那段听不到真相的过往释怀了。

整段影片细节满满,更是充满了奇幻的色彩,虽说老妇人第二次离家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梦,但如果说真的没有妖怪的话,家门口的红伞又是谁送回的,老妇人脸上和人鱼鳃一样的伤痕又是何时落下的我们就无处得知了。但是值得庆幸,这场迟来半生的梦,终于将妇人的伤疤抚平,让爱恨苦痛都随着一条丝巾静静地躺在了那座清晨会发出声响的森林里。

  《雨天的妖怪》观后感(三):雨天的妖怪电影解析

  

雨天的妖怪

Come rain or come shine

有些催泪电影,是将你的眼圈一点一点地打湿。而这部电影在01:33:54的时候,随着大牛微笑转身,“天天想你”的音乐声想起,美珍微笑回应的瞬间,我的泪水如泄洪般涌出,毫无防备,这是我没想到的结,就在这微妙刹那间。

我喜欢奇幻类的电影,即便故事再离奇,也都显得合乎情理,给人以想象的空间,去自由发挥,去自动衔接。

影片开头,镜头中的美珍关门后发现没关灯,关灯后又忘记拔钥匙。一系列的动作为影片后续发展做出铺垫,美珍或清醒或糊涂,留下了悬念。而接下来,映入眼帘的雨中的红伞、兔子、丛林,直接将观众带入了奇幻的边缘,与墙上的森林画作形成了关联。美珍对兔子说“你也找不到家了吗?你也迷路了啊?”其中“也”字说明了迷路的不仅仅是兔子,还有后面提到的美珍自己,大牛,美人鱼,王欣,以及子浩夫妻,统统迷失了方向。

从警局回来的美珍哄抱着一只隐形兔子,而此时沙发后面的画还很抽象,不知要告诉我们什么。子浩夫妻因失智母亲或烦恼或担忧。一条花丝巾,在片中。对美珍如此重要,贯穿始终。可以看出导演此刻将美珍的执念化作了丝巾缠绕在身上。坐在镜前的美珍,娴熟的扎着丝巾,不难想象这是她年轻时常梳的发型,时尚的在现在看来也并不落伍。唯独容颜不在,身材尽毁的中年妇女又怎能让人想到她曾经是位光彩夺目、令旁人崇拜的文艺女画家!镜头中台灯的光亮刚好落在了森林画作上,犹如一抹阳光照亮着母子二人。而随着美珍的离家,画作人物的消失,也将观众带入了奇幻旅程的开始。也许是妻子上夜班忘记了锁门,也许是兔子打开了门,美珍最后头戴丝巾和红伞离开了,所谓的行李已经不再重要。

途中美珍与绷带男擦伞而过,为何以绷带的形象出现?只因此刻的美珍记忆空档。可即便带着绷带也不难看出,这是一位年轻透露着帅气的男人,而美珍与他的陌生谈话,排斥的态度可以看出,美珍不曾认识他,也不曾想起他。绷带男提醒美珍伞的变化,其实暗指美珍的变化。只是美珍并不觉得伞变了有什么不妥。伞,到底代表着什么,后面会告诉大家。镜头中的白兔子转角变成了白兔娃,又在洗手间里遇到人鱼,此时妖怪已全部到齐。接下来影片的内容就要抛开现实的眼光,用奇幻的角度去看电影了。中年的美珍大妈,与造型各异的妖怪在一起,画面很是搞笑。我们知道,“清晨发出声响的森林”是目的地,而这个名字也是儿子子浩年幼时给起的。

兜兜转转的雨路上,美珍排斥着兔子、人鱼、绷带男,也暗示着她排斥着自己的过去。这与后面的关怀妖怪形成了对比。不得不说,王娟将中年妇女的焦躁不安,神经质,演绎的出神入化,感觉这样的大妈我们在街上会经常遇见。“天天想你”这首歌曲在旅馆中第一次出现,像一把钥匙一样开启了美珍的回忆。子浩夫妻因母亲离家再次陷入争吵。墙上的森林的画作少了台灯的照耀显得苍白凄凉,就如同家的现状一样。旅馆中美珍在镜前为自己的白发而显得不满。从后面得知她年轻时的美丽和人鱼一般。说明人鱼化作了她年轻时爱情的象征,而爱情是会让人呼吸的痛。在送人鱼回家的时候,不如把人鱼的话这样翻译:爱情本身可以永存,但如果死掉,就如同浪花般的声音,只能存在人类的记忆中。美珍在旅馆清醒时,只有她自己,你可以理解为她做了一个梦,也可以是因为天晴了。

第二部分王欣的出现,将美珍的故事一点点的展现在观众面前。王鑫面对老同学美真的失忆刚开始怀疑,但友好,聊天叙旧,只为找到她想要的答案。于是不断试探美珍,并带到了自己家里。在王欣的对话里她提到了“偷晴”,而美珍“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为后面奠定了基调。此刻,与美珍同龄的王欣显得还是那么年轻,潇洒,而美珍则显得臃肿不修边幅,导演将两人形象再次形成对比。美珍说:“结婚到底是得到了什么还是失去了什么?”这句话我们可以这样理解:结婚可以得到家庭可以得到爱,当爱与信任不在时,便会失去自我,迷失在途中无法自拔。在梦中,美珍看到王欣与绷带男谈笑,我们可以确定这是一段三角恋。王欣想通过相片再次触发美珍的回忆,也想通过情人果让美珍想起什么?只是美珍傻傻的一脸不清楚。王欣带美珍到酒吧寻找年轻时的感觉和过去的记忆。直到“天天想你”这首歌第二次次想起,美珍开始挂念着绷带男,而玉坠则成了美珍心中的谜,导引着美珍一探究竟。

随着王欣将三人的身世一一透露,高潮部分悄然而至。此时的美珍依旧记不清王欣说的事情,似有似无,而她却记住了要送妖怪回家。雨天,美珍再次找到了绷带男,触摸着绷带男的胡子,像开关一样打开了她对大牛的记忆,大牛的脸清晰地呈现了,绷带终于解开了,美珍终于想起了大牛是谁。她即便再努力也只是想起了这么多。此刻的画面,导演狠狠地进行了强烈的对比。我感慨岁月的无情,可真正无情的未必是岁月,而是无爱地活着。镜头一转,回到了子浩夫妻家。夫妻二人关系依旧糟糕,此刻你会发现沙发上面的画作变了,是一副被遮挡的女人画像。我想,导演是想告诉我们,影片中人物内心已经发生了变化,故事开始发酵了。

子浩妻子内心中原本不想婆婆回来,走丢了一了百了,可因良心不安,最终为警察在森林找到美珍提供了重要线索。可被美珍认出的大牛眼神中,并没有欣喜,反而多了悲伤。王欣也因看见了半块玉坠,彻底崩溃,卸掉了强压在身上的伪装,疯一般的发泄着,她反复强调着“偷”。意味着王欣从心底认为美珍夺走了她的爱情。半块儿玉,也正是王欣的执念。王欣认为,大牛对爱人的选择和死亡给她带来了沉重的伤痛与打击,但没想到美珍比她还可怜。与其说失智,倒不如说失忆更贴切。此时,子浩夫妻也不再逃避问题,而是决定直接面对痛苦。寻找走失的母亲。镜头将美珍与王欣的拥抱,子浩夫妻十指相扣形成了对比,导演想告诉观众,有一股力量就在此刻开始凝聚了。送妖怪回家是美珍最想做的事,或者说,她开始想找回那段记忆。深林里美珍听到了大牛的那声久违了的“对不起”,她感觉释然了很多,如同飘走的花丝巾不再那么执念。最终,在发出声响的森林里,美珍的记忆彻底唤醒了。

在帐篷里的“天天想你”这首歌第三次响起,原本恋爱时的幸福美好不见了,空气中充满着猜忌、怀疑、不忠、背叛、怨恨和不安。大牛选择了逃避问题, 离开帐篷不幸遇难,美珍的心在此刻遭受着爱人的背叛和离去的双重致命打击。她选择烧掉与丈夫有关的东西以及所有的美好记忆。心理学家说,当人们受到重创时,会选择性失忆来保护自己。

现实中,美珍在森林里被找到了。所有的奇幻色彩随之消失。在受害现场的白板上写着美珍出走的特征:米色外套黑长裤。于发现时一致,却如之前不同。或许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但可以确定的是,美珍“醒了”。救护车上,一声声对不起,让家人之间冰释前嫌。

剧中的兔子,代表着美珍对儿子年幼时的记忆;人鱼是她对浪漫爱情的记忆;绷带男则是大牛;花丝巾是执念;蓝色的伞,是美珍早已失了的心智;红色的伞则是美珍那颗炽热的心。美珍回来了,可儿子回来了吗?当子浩面对墙上那幅女人的画像时,记忆中丧父的痛苦犹如火焰般灼心,他终于理解这么多年母亲内心的痛苦。假如当初母亲烧掉了那唯一的丝巾,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呢?他拥抱着母亲哭泣,也将自己内心痛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我以为时间会抚平过去的伤疤。其实一直都在。”美珍、王欣又何尝不是这种感受。片中的美珍曾是一名艺术画家,想必内心细腻又敏感,想象力极为丰富,可以让静物生动起来,也可以把痛苦放大到无限将自己吞没。

镜头中一家三口人在森林中悼念,我想这应该是他们第一次悼念大牛,此时美珍再次清晰地看到了大牛的脸,她曾经的爱人。山林间,大牛完成了他最后的心愿,微笑离去。而美珍也接受了大牛的歉意,微笑回应,丢掉了丝巾,释然了过去。她忍住泪水,嘴角抽泣的往回走。正是这一幕,瞬间让我眼泪决堤。在“天天想你”的歌声第四次响起的刹那,我完全感受到了美珍的爱痛与;我感受到她对大牛爱的放下的艰难决定,感受到她对爱人离去做出最后无声的告白;我感受到了美珍刺痛的泪目和一颗坚强的心,我久久不能平息。

有时最悲痛的,不是越走越远的距离,而是近在咫尺的两颗心却无法交接在一起。人最可怕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活在了一个没有爱的世界里。痛爱,是摧残灵魂的毒药也是解药。就像影片的英文名一样,Come rain or come shine这是一个选择题。你选择雨天还是晴天?你选择逃避还是面对?你选择执念还是放手?原谅他人等于救赎自己。

这部影片非常走心,无论演员表演,还是后期制作,都非常棒!整部影片画面有细节,台词有细节,包括声音都有细节,值得反复观看、推敲人物的内心世界!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